home>>疾病诊疗疾病诊疗

    西药退烧和中成药有何区别及中药方剂

    addtime:2014-12-1 14:28:36edirot:918.com公司技术顾问 王兰波

    中医的理论与西医的理论不同,西医所说的热,俗称为“发烧”,它能让人感觉到其体温确确实实高于正常,用体温计也能检查出来。中医所说的热,其体温未必升高,即使是体温升高了,但从中医辩证来说,也未必就一定是属于热。
    如果你所说的热仅仅是指体温增高,那么一般来说,西药退烧的速度较快,往往能立杆见影,很快见效。而中药退烧的速度较缓,但其副作用可能会相对较少。
    西药退烧不以人体能量多少、不以身体元气的意图为指引,不管身体需要不需要,都会强行退烧。因为是以退烧为目的,所以。只要把毛孔打开就可以通过流汗退烧。但这时的汗液里可能并没有充分夹带寒气,导致汗出来了,寒气还留在体内。这样的退烧,不久之后,身体还会再组织一次兵力以发烧的形式抗敌排寒。所以西药退烧后很快就会再发烧。因为退烧都会泄掉消耗了不少的兵力阳气能量,退烧越多,能量消耗越大。小孩子总能够发烧很高温度是因为能量充足,足以打一场大战役。但后面的发展,随着退烧次数的增加,发烧的温度越来越低,慢慢变成低烧,就是能量不足严重了,没有能量速战速决,就只能打持久战了。
    中药的退烧很注意身体元气的意图,通过辨证的方法了解身体是否有足够兵力能量打仗,有多少兵力能量,能够持续打多久,什么时候可以退兵,什么时候需要退让而不是勇往直前发烧打仗。打仗了还要看时机:敌军深入腹地【深部寒气】,还没有赶到边界【皮肤】,就不可以打开城门【退烧流汗】。需要慢慢赶【持续低烧】,把敌人全部祛除到城门边了,再选择我军大部队汇合实力最强大的最合适的时机【气血流注到敌军所在区域 比如下午3~5点 在足太阳膀胱经 或者临晨1~3点足厥阴肝经】开打所以 在那个最佳时段内往往会高烧往往就可以一战而胜汗出烧退 又因为我军是优势兵力 于是就可以实现最小的兵力能量消耗。 
    所以,与其说中药退烧,更应该说中医退烧。体现的是中医生的辨证水平,在最合适的时机用最合适的方法打最合适的仗。药物只是物质基础,相当于兵力。不同的医生,就像不同的军师,同样的兵力兵法【同样的方剂及用药法则】,但是临场应变的高低就导致了战斗结果的截然不同。但是,敌人病气其实没有那么聪明,还没有周瑜那种级别的。问题是,我们的诸葛亮也很少。所以才导致了貌似敌人很厉害的感觉。
    伤寒论就是中医界的孙子兵法。应对与病气打仗绰绰有余。
    相对而言,西医就是一群机械军团,不管和什么人打仗,都用同一套不会变化的战术同一量级的兵力。培养出来的满天下的军师都是像电脑固定程序一样规范或叫死板操作的。这样的水平,只能叫技法,根本不够格叫兵法。
    总言之:同样是退烧,正确的中医治疗下,能量会越来越充足,同时发烧间隔时间会越来越长,每次发烧温度会很快达到高点,但是也很快就会退烧,同时精神状态越来越好!
    西药的退烧,可以很快的退烧,但是很快的又会再发烧。发烧间隔时间会越来越短,每次发烧温度达到高点越来越慢,退烧时间越来越久。能量越来越不足,再接下来发展,就连发烧都不会——没能力发烧了。同时伴随着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脾气暴躁,记忆力下降,注意力不集中等等能量不足的表现。
    两种退烧
    发烧如同正邪之间的战斗,正气打胜了烧自然会退,比如八一五光复,邪气打胜了烧也会退,比如九一八事变。释邪攻正的“退烧”,是割地赔款的汉奸卖国贼行为,与抗战最后夺取胜利的和平性质是截然不同的。试想满洲国的和平和建国后的和平能一样吗?君不见消炎退烧之后的咳喘不断甚至发为入脏大病吗?枪声是不作了,国家也亡了!还有一种烧,越消炎温度越高,长期不退,是邪气已被攻正药引入三阴经,或已入髓,元阳已经外越不归。西医所谓血液病病因不明,实际上正是被他们长期用消炎药一手造成的。居然还以退烧为能,殊不知他们所谓的退烧大多数时候是专门镇压被压迫者反抗的为虎作伥行为!最野蛮的退烧莫过于用冰袋镇,用后病人多死。这就像南京大屠杀一样,那凛冽的寒冰将是深植在死者灵魂中永世难灭的苦痛!

    别名

    处方来源

    汉·《伤寒论》

    剂型

    汤剂

    药物组成

    麻黄、桂技、杏仁甘草

    加减

    功效

    发汗解表,宣肺平喘

    主治

    外感风寒表实证,症见恶寒发热,头身疼痛,无汗而喘,脉浮紧等。

    药理作用

    主要有发汗,解热,抗低体温,平喘,抗病毒,调整免疫功能等作用。
    1.发汗麻黄汤是典型的发汗方,采用汗液定量测定装置,观察麻黄汤对大鼠的发汗作用.发现大鼠灌服相当于人用量30倍的麻黄汤后,2小时内足跖部的汗液蒸发量明显高于对照组。麻黄汤的发汗作用与方中麻黄、桂技药对有关。麻黄汤对大鼠的发汗作用,呈显著的量-效相关性,测得其最低有效剂量为0.04/kg(灌胃给药);相当于临床等效剂量的效应消退半衰期为 2.54小时;效应维持时间为16.39小时;效应达峰时间为1.96小时。此外,麻黄汤还能促进小鼠泪腺和唾液腺的分泌。
    2.解热:家静脉注射麻黄汤粗制剂,对三联菌苗所致发热有明显的对抗作用。但也有报道认为,家兔口服麻黄汤煎剂,对内毒素致热动物,不仅不能降温,反使发热动物体温进一步上升。以对新鲜酵母所致发热大鼠的解热效应为指标.研究麻黄汤解热作用的动力学参数,其最小起效量为0.189/kg,作用期为6.4小时,体内生物相当药量的消除半衰期为1.11小时。关于麻黄汤解热作用各家报道的差异性,可能与给药途径、实验动物、致热原的不同有关。
    3.抗低体温:利用肺炎球菌复制大鼠“类表寒”模型,动物皮下注射肺炎球菌活菌,在攻毒早期,动物出现寒战、耸毛、倦卧等恶寒症状,同时伴有肛温下降,麻黄汤灌胃给药,对此有明显的对抗作用,表现为动物恶寒症状减轻,肛温下降幅度减小。此外,麻黄汤对大鼠静脉注射安痛定所致体温下降,也有明显对抗作用。
    4.平喘:麻黄汤能缓解支气管平滑肌痉挛。其平喘的主药为麻黄(麻黄碱),麻黄碱性质稳定,其平喘机制主要是促进肾上腺能神经和肾上腺髓质嗜铬细胞释放去申肾上腺素和肾上腺素,及直接兴奋支气管平滑肌细胞膜上的β-肾上腺素受体,从而激活腺苷酸环化酶,使ATP变为cAMP,cAMP对平滑肌收缩有抑制作用。此外,麻黄的水提物能阻止过敏介质的释放,抑制抗体的产生,还能直接兴奋α-肾上腺素受体,使未消血管收缩,缓解支气管粘膜的肿胀,对哮喘的发作和预防有效。
    5.镇咳:用氨水刺激法或机械刺激法等动物实验表明.麻黄汤及麻黄的水溶性提取物均有明显的镇咳作用。研究麻黄汤的组成药味,发现单用麻黄、甘草、杏仁,或麻黄配甘草、甘草配杏仁,对二氧化硫所致小鼠咳嗽有明显镇咳作用。
    6.抗病毒:用呼吸道合胞体病毒( RSV)培养过程中噬菌体噬斑数作为指标,观察麻黄汤对RSV增殖的抑制作用。结果发现,在RSV的噬菌体噬斑形成过程中,500μg/ml浓度的麻黄汤,能使RSV的噬菌体噬斑数减少50%,从而提示麻黄汤有抗小儿感冒病毒的呼吸道合胞体病毒的作用。
    7. 调整免疫功能:动物接受寒冷应激以后,出现免疫功能低下,具体表现为:白细胞总数及淋巴细胞数目下降;胸腺萎缩;单核细胞吞噬功能降低;T细胞转化率、白细胞吞噬功能及红细胞免疫功能均有所下降。麻黄汤对寒冷应激所致免疫功能降低,有明显的对抗作用。此外,麻黄汤还能明显提高正常动物抗内毒素抗体水平。
    8. 协同抗肿瘤作用:麻黄汤与抗肿瘤药顺铂合用,能增强顺铂对肉瘤 S-180、Meth-A的抗癌效果。麻黄汤还有一定的减轻顺铂毒性作用,对抗顺铂所致大鼠肾脏损害,对接受致死剂量顺铝的小鼠,亦有一定的保护作用。
    9.其他:麻黄汤对大鼠蛋清性足跖部炎症有一定的抑制作用。此外,麻黄汤对小鼠红细胞糖酵解能力有明显促进作用,表现为单位时间内红细胞酵解产生的乳酸量较对照组明显增加。进一步研究发现,除麻黄汤外,几个含麻黄的复方如小青龙汤、麻杏甘石汤等,亦有促进红细胞糖酵解的作用,其作用远较等剂量的单味麻黄的作用为强,故认为合理的方剂配伍,能充分发挥药物的协同作用。

    《重订通俗伤寒论》卷二:柴胡白虎汤
    【处方】 川柴胡1钱,生石膏8钱(研),天花粉3钱,生粳米3钱,青子芩1钱半,知母4钱,生甘草8分,鲜荷叶1片。
    【功能主治】 清胃泄热。主温疟,热重寒轻,脉多弦数,或右脉洪盛。
    【用法用量】 《湿温时疫治疫法》有仙露夏,无天花粉、鲜荷叶。
    【各家论述】 柴胡达膜,黄芩清火,本为和解少阳之君药;而臣以白虎法者,以其少阳证少而轻,阳明证多而重也;佐以花粉,为救液而设;使以荷叶,为升清而用。合而为和解少阳阳明,寒轻热重,火来就燥之良方。
    【摘录】 《重订通俗伤寒论》卷
    白虎汤来源《伤寒论》
    组成
    石膏一斤,碎(50g) ,知母六两(18g) 炙甘草二两(6g), 粳米六合(9g)
    用法
    上四味,以水一斗,煮米熟汤成,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3] 
    功用
    清热生津。
    主治
    伤寒阳明热盛,或温病热在气分证。壮热面赤,烦渴引饮,口舌干燥,大汗出,脉洪大有力,现用于流行性乙型脑炎、流行性脑脊髓膜炎、大叶性肺炎,夏季热等属于热在气分者。
    方论
    方中知母、石膏清肺胃之热而除烦渴;甘草、粳米益气生津、养胃和中。四味合用,共收清热生津之功。
    实验研究
    退热作用《上海中医药杂志》1981(6):43,白虎汤具有显著的退热作用,其中单用石膏退热虽快,但作用较弱而短暂;知母退热虽缓,但作用较强而持久。两药合用,退热效果更加显著。[4] 
    白虎汤对免疫功能的影响
    湖北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吴贺葬李秋平
    我们对白虎汤进行了实验观察, 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翁钧翻备: 白虎汤原方水煮醇沉制成20 %注射剂
    实脸结果。
    一、白虎汤能增强腹腔巨噬细胞的吞噬功能: 白虎对汤腹腔巨噬细胞吞噬率及吞噬指数在1、3、6 小时时均有明显提高, p < 0.05 或0.01。
    二、白虎汤能提高血清溶菌璐的含量: 白虎汤组溶菌酶含盘显著高于对照组, 经统计学处理,p < 0.01
    三、白虎汤能促进淋巴细胞转化: 在药物组加入白虎汤0.16 m l 时,其转化率为14 %, 阳性对照34 %,而阴性对照0%。
    四、白虎汤能显著提高再次免疫抗休滴度: 初次免疫后实验组抗体滴度与对照组无明显区别( p > 0.0 5),而再次免疫后实验组抗体滴度显著高于对照组P( < 0.0 1) , 表明白虎汤对再次免疫的抗体形成有促进作用。
    五白虎汤能显著减轻幻盆脾脏的重蚤: 实验组与对照组比较, 白虎汤对幼鼠胸腺重盘无明显影响( p > 0.0 5 ) , 但能减轻幼鼠脾脏的重盘, 经统计学处理p < 0.01。
    1中医白虎汤解热退烧的治疗原理 具有增强机体免疫作用
    白虎汤为什么可以如此迅速地解热退烧呢?这主要因为它奠定和遵循了治疗里热实证的治疗原则——清热泻火。白虎汤虽然只有4味药,却互相配合,在充分体现了中医配伍特色的基础上,成为清热泻火的经典名方。现代药理研究表明白虎汤除了具有解热作用外,还有增强机体免疫作用                      。
    白虎汤,最早见于东汉末年张仲景著的《伤寒论》一书。历代中医奉它为解热退烧的经典名方。中医认为“白虎”为西方金神,对应着秋天凉爽干燥之气。以白虎命名,比喻本方的解热作用迅速,就像秋季凉爽干燥的气息降临大地一样,一扫炎暑湿热之气。现代药理研究表明白虎汤除了具有解热作用外,还有增强机体免疫作用。
    方剂组成:知母、石膏、炙甘草、粳米。           
    方剂主治:                                    
    1.治伤寒脉浮滑,表有寒,里有热。
    2.及三阳合病,脉浮大,腹满身重,难以转侧,口不仁而面垢,谵语遗尿,发汗则谵语,下之则头上生汗,手足逆冷,汗出者。
    3.通治阳明病脉洪大而长,不恶寒,反恶热,头痛自汗,口渴       舌胎,目痛鼻干,不得卧,心烦躁乱,日晡潮热。
    4.或阳毒发斑,胃热诸病。        
    归经:此足阳明胃和手太阴肺药也。
    方义:1.热淫于内,以苦寒发之,故以知母苦寒为君。2.热则伤气,必以甘寒为助,故以石膏为臣。
    3.津液内烁,故以甘草、粳米甘平益气缓之为使,不致伤胃也。4.又烦出于肺,躁出于肾,石膏清肺而泻胃火,知母清肺而泻肾火,甘草和中而泻心脾之火。或泻其子,或泻其母,不专治阳明气分热也。     方剂变化方:                     
    1.本方加人参三两,名人参白虎汤,治伤寒渴欲饮水,无表证者,口干舌燥者。亦治伤寒无大热,口燥渴,心烦背微恶寒者。亦治太阳中暍,身热,汗出,足冷,脉微而渴。亦治火伤肺胃,传为膈消。
    2.本方加苍术,名白虎加苍术汤,湿温脉沉细者。
    3.本方加桂枝,名桂枝白虎汤,治温疟,但热无寒,骨节疼痛,时呕。                 
    4.本方加柴胡、黄芩、半夏,名柴胡石膏汤,治暑嗽喘渴。
    5.本方除粳米,加人参,名化斑汤治胃热发斑脉虚者。
    煎服法:先煮石膏数十沸,再投药米,米熟汤成,温服。
    人参白虎汤。  
    组成:知母、石膏、甘草、粳米、人参。见《伤寒论》
    原方组成和用法: 知母(六两)石膏(碎,绵裹,一斤)甘草(炙,二两)粳米(六合)人参(三两) 上五味,以水一斗,煮米熟,汤成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      
    功效:清热、益气、生津。         
    主治:热病津气两伤证,症见高热烦渴、气短肢软、脉大无力、汗出、背微恶寒

     

    <友情连结> 武汉市温州商会/ 上海市北印刷(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优耐特斯压缩机有限公司/ 招商引资网/ 彩虹城新闻网/